http://www.poskoindo.com

苦战82天!把胆留在武汉的张伯礼院士今天回家!

  今天,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离开他苦战82天的武汉,乘高铁G294回到天津。

  1月26日,大年初二晚,正在天津忙于指导疫情防控的张伯礼接到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飞赴武汉的通知。

  1月27日开始,张伯礼院士深入定点医院、方舱医院、社区,给病人会诊,调查疫情,制定中医治疗方案、研究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处方。

  张伯礼:知道当时武汉的疫情很重,也有思想准备要来,甚至自己想申请来,但是来那个瞬间……(哽咽)这么一下触到泪点上了。

  张伯礼:一个是悲壮,因为当时已经知道武汉情况是很严重的,并且对冠状病毒的了解远远不像现在那么多。我这个岁数本身在这摆着,说明疫情很重才让我来负责,否则不会让我这个老头来。

  张伯礼:绝对不能说,没想到不来,一点都没想过。不紧张不会叫你来,这是一个。第二个,领导叫你来就是一份信任,这份信任是无价的,绝对不能推。

  江夏中医方舱医院副院长熊侃介绍,张院士作为总顾问,他穿上防护服,走进隔离区查房,为患者拿脉、查看舌苔,了解病情。一个上午出来,防护服早已汗得透湿。

  晚上,张伯礼院士又召集五省市几名知名中医专家会诊,在张伯礼院士的指导下,制定了江夏中医方舱医院一号方、二号方。后期,江夏中医方舱医院基本做到了“一人一方”。

  从2月14日开舱至3月10日休舱,江夏中医方舱医院运行26天总计收治病人564人,治愈出院392人,其他患者在休舱后转到江夏区人民医院和雷神山医院治疗观察。截至“休舱”,实现了“三个零”:病人零转重、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

  由于过度劳累,张伯礼院士胆囊炎发作,腹痛难忍,中央指导组的领导令他住院治疗。2月19日凌晨,张伯礼在武汉接受了微创胆囊摘除手术。手术后第三天又投入工作,他自己说:“肝胆相照,我把胆留在这儿了。”

  他的儿子也是天津医疗队成员,到武汉后听说父亲病了,要去看他,张院士说:“你不要来看我,你看好你的病人就行。”

  术后,张伯礼的双腿又出现血栓,必须卧床,医生说要至少休息两个星期。张伯礼急了,他说自己尽量听话,多给点药,最后住了一个星期就返回了江夏中医方舱医院。

  江夏中医方舱医院休舱后,张院士没有忘记还在江夏普安山康复驿站的康复患者。3月18日,他来到康复驿站为康复患者看门诊,指导他们康复。他和团队成员专门为康复患者研究制定了“康复一号”“康复二号”“黄莲茯苓汤”等处方,供“康友”们服用。他与许多“康友”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临别之际,张伯礼院士说:“武汉是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做了贡献,但还是要坚持一下,现在武汉市是全国最安全的城市。我们在武汉留有很多联络线,还收了徒弟,还开了专家门诊,两个月来一次武汉,跟武汉会常来常往。”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